*評審趙淑敏:有強烈的激情,充分表現了悲天憫人的情懷,真情最能動人。
以不雕琢的筆觸,載錄了全社會在疫災臨頭的驚恐中與新冠病毒奮戰的紀實。對那些秉承高貴的職業情操自認救人是神聖責任,身處最前線的白衣天使,所表現出義無反顧的勇敢和堅持,感動之餘而由衷獻上的禮讚。
*評審王渝:文筆流動地展現一幅幅動人的畫面。
*評審周勻之:疫情之下,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勇敢上陣,犧牲多人,值得讚頌。

       庚子年的新冠肺炎像烏雲,像洪水,像惡魔撲向人間,肆掠全球。就在烏雲壓城城欲摧之時,在滾滾洪流中,在鬼哭狼嚎中,我看到了一群美麗的白衣天使逆流而上。她們知道烏雲的凶狠,她們也知道洪水的狂暴,她們更知道惡魔的殘忍,但是她們無所畏懼,挺身而上,她們是衝鋒陷陣的戰士,是義無反顧的逆行者。

        疫情就是命令,時間就是生命。

        一個白衣天使正準備收拾行裝與未婚夫去迪拜和歐洲歡度夢寐以求的蜜月,但是當她聽到醫院的呼救聲,她毅然放棄了旅行,匆匆舉行了一場只有家人參加的居家隔離婚禮。 12小時後,她飛向醫院。

        一個白衣天使推遲了馬上到來的婚期,她與戀人依依惜別,“請等我,我一回來就嫁給你。”

        一個白衣天使把兩個學齡小孩交代給家人照顧後,飛向醫院。

        一個白衣天使強行斷奶,將懷中嗷嗷待哺的嬰兒交給丈夫後,飛向醫院。

        許多白衣天使已經身在旅途上,她們來不及與家人告別,來不及與父母打招呼就馬上飛向醫院。

        數以萬計已經退休的白衣天使,重新披掛上馬,從美國的四面八方飛向紐約,飛向疫情最嚴重的醫院……

         在醫院裡,一群白衣天使飛來飛去,穿梭於不同的部門之間。她們有的胸掛聽診器,有的手持針筒,膠布,有的手扶點滴掛瓶架,有的手提呼吸機,有的肩扛氧氣瓶,有的推著病床……天使的降臨,像大海裡的燈塔,讓迷航的孤舟找到了方向。天使的降臨,像黎明的太陽,讓無助的病患看到了曙光。

        我看到了一個白衣天使為了節省時間穿防護服和防止交叉感染,剃光了齊腰的美髮。我看到了摘下護目鏡時,天使們臉上深深的紅色壓痕。我看到了脫去防護服時,天使們被汗水濕透的衣裳。我看到了脫去手套時,天使們的雙手沾滿晶瑩的汗珠。

        在病房裡,一個天使正與隔窗相望的醫生戀人,眉目傳情,互送飛吻,他們彼此鼓勵,一定要堅持到戰勝病魔的那一天。在午餐室裡,一個天使正與他的醫生父親肘彎相擊,互道珍重。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在許許多多醫院裡,現實版的上陣抗敵的情侶幫,夫妻檔,父子兵正在書寫新的英雄列傳。

        在休息室裡, 我看到了一幕令人動容的畫面:一群天使和衣臥地。她們的睡床都搬到過​​道裡,變成臨時添加的病床。她們自己就躺在僵硬冰涼的地板上。她們當中有人連續工作了48小時。有人一連7天,每天只睡3小時。有人一天只喝半杯水,有人一天只吃一頓飯。我聽到了天使的呻吟: “太累了,太累了,請給我一席之地,讓我躺一下。” 男兒有淚不輕彈,但是這些白衣天使卻讓我這七尺男兒熱淚盈眶。

       一位天使在工作時得知母親去世的消息,但是她知道自己身負重責,不能離開醫院。她強忍悲痛,一直工作到下班。醫院讓她休息幾天,但是她第二天依然準時出現在工作崗位上。她說:“我是女兒,也是護士。我因為未能送別母親而遺憾,但是為堅守自己的職責而無悔。”

        一位男護士在醫院裡廢寢忘餐連續工作兩個月後才回家,他3歲的女兒認不出爸爸了,因為他的黑髮變成了白髮。他的女兒只有從他的聲音中,才找到父親的感覺,認出他來。傳說中春秋時代吳國大夫伍子胥因為被追殺的恐懼和壓力一夜愁白了頭。 《史記》裡伍子胥的傳記中沒有有關記載。可是這位白衣天使黑髮變白髮的真實故事,卻在網絡上廣為流傳。

        我知道還有無數的白衣天使放棄了節日和假日與家人團聚的機會,與死神在賽跑,在搶時間,在搶救每一個生命。天使說:“讓我在隔離病房工作吧,我有經驗”。天使說:“只要穿上白大褂我就什麼都不怕了”。

       我接著看到了一幕永生難忘的情景:一個天使俯身用雙手幫助一位病患在床上翻身。病患不停地咳嗽,突然病人的口罩脫落下來,滿口唾沫噴射到天使的白衣上……

       天使被感染了。因為發現太晚,她已經病危。她儘管眼裡噙著淚水,無限留戀這個美麗的世界,卻堅定地說: “請把我的遺體交給醫學組織用於解剖,儘早解決疫苗問題,讓更多的病人早日離開醫院,早日回家團圓。” ……

       幾天后這個年僅36歲的白衣天使靜靜地離開了人間,但是她把永恆的美麗留在了人們的心中。

         在這些白衣天使當中,我看到了華裔醫護工作者不倦的身影。他們超越一般人,肩負著雙重的重大壓力,一方面是抗擊疫情的壓力,另一方面是來自社會某些人偏見歧視的壓力。一位華裔白衣天使說:“我的小孩還太小,他們不明白我的壓力。他們很難理解我的處境。他們長大了就會知道,媽媽真的很努力去做她的工作。”“不要忘記華裔醫護人員也在為保護你們所愛的人工作,所以請保護我們,因為我們也是與你們一樣的人。” 我們要特別理解和支持華裔醫護工作人員,我們要向美國社會發聲:華裔醫護工作人員與美國醫護工作人員一樣在抗擊疫情中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我們是生而平等的,華裔不能成為新冠肺炎的替罪羔羊。

        2020年12月14日凌晨9點,在長島猶太醫院女王分院,白衣天使Sandra Lindsay和平坐在椅子上,並要求另一位白衣天使為她注射新推出的COVID-19疫苗。她成為接受新冠肺炎疫苗的美國第一人。她說: “我要鼓舞所有像我一樣的人,她們對疫苗還心存疑慮。” 她,是當之無愧的白衣天使。

        我彷佛聽到Michigan州一所醫院在清晨的萬籟俱靜之中白衣天使 Lori Marie Key的歌聲,那歌聲從天而降,由遠及近,由弱變強。啊,那是“奇異恩典”(Amazing Grace)!這首膾炙人口,成為美國流行歌曲的基督“聖歌”,莊嚴,聖潔,祥和,感恩,沁人心扉。 “以己之身,救贖世人”“捨棄自我,跟隨我主”“慰我疾苦,給我安寧” 歌聲飛出了病房,歌聲傳遍了醫院,歌聲上窮碧落下黃泉……

        我又彷佛聽到了從Texas 州Royal Melbourne醫院裡飄出的歌聲,一個多達200人的天使合唱團在迎戰烏雲,洪水和惡魔中唱起了振奮人心的“依靠我”(Count on me): “如果你深陷汪洋之中迷失了自己,我將航遍地球直到找到你的足跡;如果你迷失在黑暗之中孤苦無依,我將變成光芒給你溫暖指引。”“你數1, 2,3 我就會來到你身邊讓你依靠,給你懷抱;而我也知道只要我需要,當我數過4,3,2 ,你也就會來到我身邊,給我微笑。 ”天使們用自己的聲音與世界各地的醫務人員聯繫,他們用自己的聲音告訴人們:“我們在這裡,您可以依靠我們!”無論流行病的規模如何,他們都將歌曲獻給支持他們的所有人和社區。在雄渾的,萬眾一心的合唱歌聲中,我驚奇地發現烏雲消散了,洪水潰退了,惡魔銷聲匿跡了。

       我看到陽光普照,在藍天白雲之上,一群白衣天使在自由翱翔。

       我讚美白衣天使。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