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老夫人百歲人瑞,依舊高雅美麗。

2020年新冠病毒猖獗,世界各地紛紛傳出嚴重病情,人人自危的情況下,不得不禁足在家。今年春天,多數人完成兩劑接種,疫情控制得宜,政府准許小型聚會。四月的紐約風和日麗,百花齊放,是最美好的季節。周末,女婿告知黃君邀請我們到他家作客。自從有了疫情之後,這是第一次聽到的好消息!

回想一年多來,為了防疫病毒,與外界隔離,親友互不相往來,就連偶而相約便餐、喝咖啡的機會都被迫停止,生活變得閒散無趣,打開電腦想紀錄一點生活點滴,卻很快被電腦催眠,有多少朝夕就在昏昏沉沉中溜失。黃君的邀請必有其特別的美意吧!我翻出塵封已久的化妝品,細心粉刷門面,刻意逆轉時光,並以參加喜宴的裝扮興高采烈跟著女兒女婿還有親家夫婦倆一起赴宴。

黃府座落於海邊,後院沿著海灣,視野遼闊,遠離市聲人影,寧靜舒適。我們圍坐在飯廳的長方形大餐桌,在座還有兩位早年來自台灣的女士,初次見面,年齡相近,人親土親,一見如故,話題離不開對家鄉的眷念。黃君的長公子夫婦兩人也跟著忙進忙出,端茶送水,親切有禮。黃夫人特別從現在的住家帶來煮好的陸海什錦冷盤、湯品、飲料,黃君親手調製的剝皮辣椒,另外還有日本餐館特製的海鮮定食,每人一份,精緻衛生,鮮美可口,很適合熟齡層的我們,可見主人體貼用心,設想周到。黃府特製的剝皮辣椒甜鹹適宜帶有微辣,果然佐餐聖品。接著又是茶、咖啡、蛋糕、什錦水果,每一道都很吸引人,只好照單全收。餐畢,大夥兒移步後院,舉目所及,晴空萬里,藍天接連碧海,遠方點點帆船在寧靜的海灣倘佯。暖陽下,一字排開,坐在休閒椅上閒話家常。

「上個周末,我們全家族聚在這裡給我母親慶祝百歲誕辰。」行事低調的黃君邊說邊展示手機上四代同堂的大合照。大家才恍然大悟,果然是大喜的日子啊!黃君接著說:「今天她也很想過來跟大家見面,可是疫情的關係還是不敢讓她出來,留在家裡是最安全的。」老夫人胸前抱著可愛的小嬰兒──那是黃君的二公子不久前喜獲的小寶寶。百歲華誕,加上黃府第四代降臨,喜上加喜,雙喜臨門。老人家滿面春風,雍容慈祥,神采煥發。黃夫人指著照片道:「老奶奶的髮型可不是美髮廳的造型,也不是我們幫她剪的。自從有了疫情之後,她堅持要自己剪頭髮,也確實修剪得不錯,有模有樣,不輸美髮師的造型。」

我想起第一次遇見老夫人是在二十多年前。有一天,我走到A公司門口,拉開玻璃門正準備走進去時,一位身著咖啡色套裝,同色窄邊尼帽,淺黃碎花絲巾的中年女士從裡面走出來,我們四目相接彼此止步,雖然互不相識,她笑,我也笑,我扶住厚重的玻璃門表示敬老禮讓,她猶豫了一下,頻頻點頭哈腰才步出大門。中等身材,皮膚白皙,微捲的短髮下,一雙溫柔的大眼睛,臉上胭脂口紅,舉止優雅,笑容可掬。我豁然頓悟,不管年紀多大,都應當向她一樣有禮貌、注意形象、好好打扮自己,給自己多一些信心和鼓勵。  

黃君的外祖父是著名的傳道人,也是留日名醫,兒女共有11位。黃君的宣堂高雅美女士排行老五,自小接受外國思想,跟著哥哥姐姐在東京求學,初高中就讀下關基督教創辦的女子中學,後來進入東京音樂大學專攻聲樂,多次登台演唱,無論在台上或台下,她注重儀表舉止,也偏愛服裝配飾,圍巾、帽子、首飾等都有獨到的眼光。日本人重視禮儀,婦女不化妝有失體統,是不禮貌的行為。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對著鏡子塗脂抹粉,細心雕琢,無論是外出應酬或留守家中都需化妝打扮,也成了根深柢固的生活習慣。她在東京完成終身大事,夫婿也是留學日本的台灣人,在東京執業辯護士,婚後育有一女二男,家庭幸福美滿。二戰結束之後,一家人返台定居,夫婿繼續律師事業,1956年她受聘台中靜宜女子大學教職。

黃府家族早已在紐約上州的墓園區買好了家族墓地,那裡山明水秀,土地寬廣,就像是管理良好的觀光休閒公園。三十幾年前,黃君的尊翁就是安厝在那裡,他們家族成員三不五時到墓園郊遊野餐,給花木澆水施肥,讓子孫緬懷先祖又可以親近大自然,一舉數得。有一次,老夫人異想天開,笑說將來回到天家後,肉體埋到墓地裡就看不到了,不如現在大家分開躺在自己的位置上,拍照留念。一般老人忌諱聽到不吉利或跟「死」字有關的字眼,而老夫人完全沒有禁忌,家族都是虔誠基督徒,堅信生命的美好,上帝對萬事萬物都有奇妙安排和偉大的計畫。她說死並不可怕,病痛的折磨才令人無法忍受。

數年前,我在世報上讀到一篇有關老夫人的文章,作者描述在台中靜宜大學求學時期指導音樂的高雅美老師,「她的人正如她的名字一樣高雅美麗,說起話來溫溫柔柔,和藹可親的呈現她的學養。」高老師在教唱「沙喲哪啦」歌曲時講了一段親身的體驗;她小時候跟兄姊們在日本讀書,暑假才能坐船返台探視雙親。有一年,暑假結束,要趕回日本繼續學業時,父親臥病在床,他們兄弟姊妹漫不經心向父親搖手說聲再見就出發離去。當時父親臉色沉重勉強向他們微弱地搖了搖手,回到日本之後,沒多久收到父親去世的消息。那年代,腹膜炎是無藥可治的,他是醫生,當然知道自己將不久於人世,那一別就是天人永隔。高老師的腦海裡深深留下當年道別的一幕,她後悔沒有向父親珍重道別,也從未表達過對父親的關愛和感謝,這是她的人生當中最大的遺憾。所以,她告訴學生,要珍惜跟家人在一起的時刻。當你說「再見」時一定要認真、誠懇、和懷著衷心的祝福。因為,是否真能再相會就不是我們所能掌控的。

黃夫人一講到婆婆,幸福洋溢在臉上,她說這一年多來,雖然不敢外出,老人家每天照樣早起,照樣化妝打扮穿著整齊清潔,疫情並沒有影響到她的生活習慣。她喜歡音樂、繪畫,五十幾歲開始跟隨名畫家也是畫荷大師張杰學過水彩畫多年,開過畫展,家裡牆壁上都是她的精心傑作。她是閒不住的人,每次看到孫子孫女們回來,就要煮東西給他們吃,看他們吃得高興,也是老人家最得意開心的時候。黃府四代同堂,母慈子孝,兄友弟恭,一家人熱心公益,關懷弱勢族群,頗受社會大眾敬仰。

我們從黃府回來,太陽已經偏西,它的光芒仍舊像紅寶石般璀璨耀眼。高速公路上車水馬龍,彷彿疫情已經消失無蹤。

根據最新統計,2020年美國人口普查結果,全美共有3億3千萬人,其中9萬7千人是年滿100歲的長者,黃老夫人就是其中的百歲人瑞。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可喜可賀!

          (原載於《 文訊》2021年12月號。 第434期)

(作者李玉鳳,台灣台北人。台灣藝術大學畢業。曾任職:光啟社電視節目導播、企劃、編審。台灣電視公司基本編劇。著作:電影劇本︰台北市政府社教影片《星星之火》。電視劇本:單元劇、連續劇等數十餘部。散文: 分別刊登於台灣《聯合報》、《新生報》、《國語日報》、美洲《世界日報》、《僑報》等報副刊。《文訊雜誌》、《彼岸雜誌》、《世界周刊》等刊物。《西風回聲》、《采薇叢書》、《紐約風情》等書。  )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