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玉鳳

    感恩節過後,緊接著聖誕節和新年來臨,不常往來的親友,全都湧上心頭。往年,家家戶戶趕著辦年貨、寫年節賀卡、跑郵局,忙得不亦樂乎。現在,只要電子郵件貼上應景的可愛圖片,輕輕一點,就能送出一整年的關懷與祝福。

    感恩節前夕,UPS送來一箱沉甸甸的四方紙盒,上面的地址和我的英文名字都對,姓寫成Lin,這是我娘家的姓。不管姓Lin或是Lee都沒錯,收件人是我,可是沒有寫寄件人的地址和姓名,只有知名廠商直接寄出的Royal Riviera Pears頂級西洋梨。

    這麼高級水果總不能平白收受,禮無不答,驚喜中必須弄清楚贈送者是誰。我仔細端詳包裝外殼,紙盒頂端是透明塑料,內容清晰可見。九個圓嘟嘟的不倒翁,三個一排,一共三排,整齊排列,有翠綠的原本顏色、有的裹著金、銀色紙包裝,像是聖誕老公公圓潤飽滿,整裝待發,非常討喜。小孫子看得興奮不已,我告誡他:不能亂動,還不知道是誰送給我們的,不可以打開喔。雖然找不出送禮者的蛛絲馬跡,至少可以肯定不是「神祕包裹」或可疑的「危險物品」。

    合理的初步推斷;知道我本家姓林一定是跟娘家有關係的人。林家算是大家族,我的兄姐就有12位,侄輩、外甥散居美洲各地,往來不多,臉書是我們共同聯繫的園地,我把這一箱「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在臉書上貼文,昭告諸親友,希望這位「有心人士」出面認領,讓我有個投桃報李的機會。別人的臉書只要眨眼睛或V字形手勢的大頭照都能吸引一籮筐的「讚」,而我貼出的雖然不是驚天動地的好消息,卻也溫馨感人。沒想到,我那不明來路的禮物沒人挺身招認,就連駐足關心我臉書的也只有三兩位,失望之餘,只好打電話給洛杉磯侄輩們和舊金山的女兒女婿,禮物是從加州廠商寄來的,地緣關係有可能贈送者就在當地。說起「禮物」兩個字,太敏感又尷尬,不好直接了當問對方有沒有送禮物給我?只能說東道西,旁敲側擊,對方一定也感到莫名,結果,還是海底撈針,白忙一場。

     兩個星期過去了,小孫子每天對著這一盒誘人的水果嚥口水,既然不知誰送的,還是不能打開。我趁機教導他:那些梨子還是綠的,要紅了才能吃,再等幾天看看吧。

    有一天,他興奮地叫道:奶奶,我把梨子變成紅色了!原來他把透明塑料包裝紙扎破了一個洞,小胖梨袒露著紅吱吱的臉頰,濃郁的果香令人垂涎,再不吃恐怕就要暴殄天物啦。我打開紙盒,小心翼翼拿起那一只變色的梨,果蒂上還留著兩片乾癟的葉子。奶奶,不可以吃喔!我們還不知道是誰送的。小孫子目不轉睛的盯住我的手。我趁機解釋:梨子變成紅色,再不吃就會壞掉的,太可惜了,也對不起送禮物給我們的叔叔阿姨。

    你聞聞看,很香喔!孫子聞過之後,眼睛發亮。我猶豫半晌,還是拿到廚房水槽清洗表皮,將梨切成兩半,我們祖孫倆各捧著半個梨,站在水槽邊吃了起來。哇!我從來沒吃過這麼甜美多汁的梨子。

    這種葫蘆型梨子在超市裡長年有賣,大多是個頭小,水分不多,甜度不夠,與眼前的胖梨相比,那是天壤之別啊。這不是普通的西洋梨,一分錢一分貨,高檔西洋梨肯定價位不貲,一般超市裡不太可能看到的。孫子滿臉溼答答的果汁,說道:奶奶,我們一定要找到送禮物的人喔。

    二姊的女兒富美和JON婚後一直住在賓州,離紐約開車也要兩個多小時,我們難得見面,全靠電話互通訊息。他們中美聯姻,育有一雙兒女,是虔誠的基督家庭,夫唱婦隨,幸福美滿,平時家庭事業兩頭忙,尤其是年尾12月要忙到聖誕節才能稍微休息。

    聖誕節富美來電道賀,我談起感恩節收到一盒不明來路的禮物,它像一塊石頭沉沉壓在心裡,雖然在臉書張貼「尋找送禮者」的貼文,至今沒有下文,禮物也吃完了,還不知是誰送的,不能投桃報李,至少也要道聲謝啊。

     她哈哈笑道,幸虧不上臉書,否則謎底早已破解。訂購時已經知道不會註明購買者的姓名和地址,一般廠商都不做這方面的服務,當作小小的驚喜也好。她說,誰送的不重要了,不必放在心上,喜歡不喜歡禮物的內容才是重點。其實她也沒吃過,偶然聽朋友談起才知道有好吃的西洋梨。

    原來是富美送的!當初怎麼沒想到啊?經常來電表達關切的也是她。人在福中不知福,我為自己的疏忽感到愧疚不已。

    孫子聽到我們對話,也開心地擠到身邊對著電話喊道:阿姨!Thank you!

(作者李玉鳳,台灣台北人。台灣藝術大學畢業。曾任職:光啟社電視節目導播、企劃、編審。台灣電視公司基本編劇。著作:電影劇本︰台北市政府社教影片《星星之火》。電視劇本:單元劇、連續劇等數十餘部。散文: 分別刊登於台灣《聯合報》、《新生報》、《國語日報》、美洲《世界日報》、《僑報》等報副刊。《文訊雜誌》、《彼岸雜誌》、《世界周刊》等刊物。《西風回聲》、《采薇叢書》、《紐約風情》等書。  )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