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報導

趙俊邁前會長舉辦新書發表會

趙俊邁前會長(前排中)與會友及來賓們合影。

(轉載自世界日報/記者牟蘭報導)資深媒體人趙俊邁,十年前離開紐約,64歲赴中國上海交通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研究華社早期報紙「美洲中國時報」興衰,完成「喧囂中的寂靜」論文,他日前舉辦新書記者會,介紹該博士論文與採訪媒體專業人士的「無負今日」二合一作品,與8月出版的作品集《台客》,回顧紐約華文媒體歷史。

紐約華文作家協會3日在紐約華僑文教服務中心為趙俊邁舉辦新書發表會,由資深作家趙淑俠推薦,世界日報副總編輯魏碧洲、僑教中心副主任林威廷、紐約華文作家協會會長鄭啟恭與前任會長李秀臻等出席致意。

多年前旅居美國的趙俊邁,曾任世界日報記者、專欄作家、採訪主任與副總編輯等職務,以及紐約華文作家協會會長、北美作協總會會長。十年前他離開紐約,64歲至中國上海交通大學攻讀博士;他說,自己是同學中年齡最長者,成為班上的老大哥,常因此在校園內被誤認為教授,為求學之路增添趣事。

趙俊邁說,讀博士時,研究華社的第一份彩色日報「美洲中國時報」,以這個報紙短暫兩年的「輝煌歲月」為題,完成論文「喧囂中的寂靜」;他說,過去資源有限,華文報紙是早期移民了解時事與適應當地生活最重要的媒介,隨著網路興起,紙媒的重要性逐漸減弱。

新作「喧囂中的寂靜」與訪談六位媒體專業人員的「無負今日」合二為一;8月出版的《台客》包括他多年前在紐約發表的小說 、人物專訪與札記等,包括小說「曼哈頓祥子」、「台客•豹子頭」、「山中傳奇」與「殘陽」等,以及張充和、翁萬戈、夏志清、白先勇、施叔青、汪班、馬克任、羅久方等人物專訪。

guest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林清海
林清海
29 days ago

Help:敬請大家勸說 台灣方面的 立法委員與 政府官員,必須盡速結束這場由 劉宅官邸血案以及相關的刑事案件所引起的干擾事件,非常拜託。
您好:
由於 劉宅官邸血案以及相關的刑事案件所引起的這個干擾事件已經喧鬧得太久了,本人也早就已經有到當地的 桃園地方檢察署按鈴申告,並且已經有向 桃園地方檢察署遞呈訴狀,就等於是已經有向 法院提出告訴了,為何至今仍是干擾不休?可否煩請大家勸說 台灣方面的 立法委員與 政府官員,必須盡速結束這場鬧劇,非常拜託。

訴訟標題:司法書信2022-10-25:
敬請我們的 立法委員趕快督促行政,懇請我們的 政府盡速終止這個干擾事件,非常拜託。
〔案由:劉宅官邸血案以及相關的刑事案件所引起的干擾事件。〕
(已經申告了)

P.S.:
總而言之,就是我沒有去參加慶功宴,也沒有和同學來往,絕對不可能涉及 劉宅官邸血案和那些謀殺案。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我沒有去過 美國,也絕對不可能使用 美國政府的衛星武器造成911事件、311事件、馬來西亞航空空難和那些國際事件。
總而言之,就是不要再讓他們繼續使用U.S. Gov.的Satellite X-Ray Systems干擾不休和滋生事端,我們的 政府必須趕快解決問題。煩請 大家勸說我們的 立法委員和 政府官員,務必趕快終止這場鬧劇,不要再繼續包庇犯罪和干擾不休了,非常拜託。

P.S.:
邱文甫使用 美國政府的人造衛星武器干擾不休的這件事情,也已經延續超過15年了, 而且聽起來就是有很多 美國人和很多其他國籍的人士涉案的樣子,美國政府怎麼可能不知道呢?為何不請 美國在台協會〔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的 官員出來做一個確認和作個勸說,以便於早日結束這場鬧劇?煩請轉達一下,非常拜託。
邱文甫使用 美國政府的人造衛星武器干擾不休的這件事情,也已經延續超過15年了,而且波及全世界,範圍非常地廣泛,所以本人也有向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國際刑警組織〔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Police Organization〕、美國參議院〔United States Senate〕、美國眾議院〔United State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美國國務院〔U.S. Department of State〕和一些國際組織提出請求,希望這些國際組織和單位有翻譯人員可以幫我翻譯我的中文陳情信件,並且幫我作個詢問,以便於解決問題和結束這場鬧劇。也希望我們的 立法委員和 政府官員能夠趕快解決問題、終止這場鬧劇和給世人一個交代。非常拜託。

P.S.:
煩請 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or Taiwan〕的 總統、副總統、立法院長暨 副院長暨各位 立法委員、監察院長暨 副院長暨各位 監察委員、行政院長暨 副院長詢問 中華民國的 法務部長和 法務部的各級官員、檢察機關的各級 檢察署的各位 檢察官、行政執行署的各級官員、調查局的各級官員,這個干擾事件已經延宕超過15年了,各位什麼時候才能貫徹執行法律命令?或者各位什麼時候才可以偵結那些刑事案件,以便於終止這個干擾事件、和給國人一個交代呢?

Other 4:“司法謀殺”;檢察官蓄意包庇犯罪,檢察官當然構成司法上的蓄意謀殺罪:
一般來說,警方移送 檢方的資料和 檢方的陳述是差異甚大的,而且完全不能吻合,就是所謂的“真假立判。”那些發生在 台灣的刑案,它們的司法管轄權當然屬於 台灣的 R.O.C.政府。那些刑案都是“真假立判”的案件,而且我也已經為了這個干擾事件,去 地方檢察署申告了無數次了,這也等於是我已經為了那些刑案提出抗告了。可是,那些辦案的 檢察官,他們不但沒有秉公辦案,而且還要昧著良心繼續包庇犯罪,縱容那些犯人使用衛星武器來對我干擾不休。這就表示那些辦案的 檢察官存心要加害第三者了,而且這是無庸置疑的事情。檢察官蓄意包庇犯罪,他們不只是犯下了間接誹謗罪和間接傷害罪而已,他們當然也犯下了司法上的蓄意謀殺罪。
所以,有關於我們的 政府包庇縱容 邱文甫候補檢察官和警員 蕭智仁等涉案人士,長期使用 美國政府的衛星武器對我干擾不休一事,我必須在庭上順便煩請 檢察官做一個判定,那些辦案的檢察官的操弄司法的做為,加上故意包庇犯罪的做為,是否構成司法上的蓄意謀殺罪,以利於司法程序的進行和落實司法正義。我希望 檢察官能夠過去 警政機關阻卻違法之事;同時,我也希望我們的 政府可以立刻終止這個令人感到非常難受的干擾事件,非常拜託。本人當庭具呈這個回合的告訴狀一份和影印的公文書一份,敬請 檢察官務必查照辦理,趕快解決問題,非常拜託。
茲事體大,這般的歷史大案,似乎也非常有必要敦請我們的各位 立法委員、各位 監察委員和各位 政府官員出來共同做一個考核,以求公允。煩請轉達一下,非常拜託。
凡事必有其因果關係。時至今日,美國政府、甚至於是世界各國的政府,大概也都不會否認:劉宅官邸血案是由許多人開槍殺人所造成的。之後,還因此發生了許多的殺人滅口的刑事案件。後來,在 美國,他們甚至還引發了一場驚天動地的 911事件。

Other 6:“藍、綠都有”:
中國國民黨〔Kuomintang〕所眷顧者,莫非是 阿興、羅瑩雪、彭O珠、蕭智仁、謝進富......等,這些偏向藍營的涉案人員哩! 民主進步黨〔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所眷顧者,莫非是邱文甫......等,這些偏向綠營的涉案人員嘛!那些大企業家所眷顧者,莫非是他們的那些有涉案的親人了!所以,個人以為,關於這些刑案,似乎都很有必要拜託那些重量級的人士出來做一個表態,以便於早日結束這場鬧劇。煩請轉達一下,非常拜託。

Other 7:情義司法:
近年來 台灣的司法界一直在強調著“死刑犯有無教化之可能”的觀念,然後再考量如何判刑。西風東漸,我們的司法似乎也漸漸地變得很有情義了。這對那些涉案的“A段班的同學”而言,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福音了。希望各位同學不要錯過這個可以保住性命的、千載難逢的好機會。順便請問各位,他們如此地干擾不休,究竟有無教化之可能?

Other 8:一個狀況:
據說有人提議釋放那些被羈押在警政機關的涉案人,那是基於本人的申告,因為我已經指控那些辦案的檢察官的作為構成蓄意謀殺罪了;並且根據他們的說詞得知,那些辦案的檢察官早就已經誣告我是那些刑案的唯一的兇手了。
我不禁要為了他們的謀略而感嘆不已了!這根本就是他們把全部的刑事責任都推給 政府去承擔的詭計嘛!不然,就是第三者必須承擔起一切的罪名的陰謀了。
但是,真假立判,政府如何放人?何況,這種層級的國家大事,台灣的 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和 政府官員都早就已經是涉入其中的準當事人了,我們的 政府又該如何放人呢?各位在大放厥詞之前,怎麼不先去詢問一下我們的 立法委員呢?

P.S.:
依據 臺灣 桃園地方檢察署所發之111年度 他4254、4734字第111908304號公文之陳述 〔如附件〕 ,本人的回應如下:
本人必須依法提出抗告、指陳事實,如此才能對抗不法官員的誣告行為。主任檢察官 康惠龍竟然還要誣告本人的申告是大相逕庭的。顯示 檢察官的企圖在於包庇犯罪和誣告本人是兇手。這個干擾事件由來已久,本人履履申告,正是因為他們每天都在干擾不休。檢察官不但沒有依法辦案,還要蓄意包庇犯罪到底。本人以為 檢察官根本已經泯滅良知,並且 檢察官的所做所為的確構成蓄意謀殺罪。

P.S.12a:
最近,聽起來就是有一些人對我的成見極深,他們說此案要以軍、士官的判斷為準,並且非要脅我頂罪不可。可是,此案的確是發生在出操上課的時候,由連隊上的軍、士官所造成的,絕對不是我幹的,拜託他們不要繼續胡說了。所以,關於此案,真的必須麻煩 連長 謝進富、排長 林文禮、中士 蘇敏毅、下士 李名轉、下士 林光華、下士 林政融、下士 陳士鋒、下士 洪志成等,這些有去出操上課的軍、士官出來表示一下,以便於釐清案情,以避免將來再有爭議。

P.S.:
他們每天都在對我干擾不休,我真的已經數不清楚了,他們到底已經誹謗了我多少次了,他們使用衛星武器總共已經攻擊或偷襲了我多少回了。由於誹謗罪和傷害罪都是告訴乃論之罪,所以我得經常到 地方檢察署逕行申告,順便拜託我們的 政府趕快解決問題。重點在於那些未經審判的、在司法上互相對抗的刑事案件,都是屬於提起公訴的案件。他們一直在對我干擾不休,而且訊息與日俱增,迫使我必須經常到 地方檢察署逕行申告,以表明個人的立場、闡述個人的見聞履歷、記錄得知之事,以備不時之需,以保障自身的安全。如果被害者只能申告一次,那些涉案的官員卻可以不斷地推陳出新偽證來陷害被害者。那麼,這簡直就是一種司法謀殺。

Note:犯人被分置於 台灣的警政機關與相關政府機關。不須要回覆給本人。Good luck.“Over!”Please.
Note:Please contact our Legislators and solve the questions. Thank you.
訴訟標題:司法書信2022-10-25:(已經申告了) (麻煩通報一聲,非常拜託。)

林清海
2022.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