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審趙淑敏:思之再三,捨棄了那兩塊蛋糕,用細筆描寫了心境、場景與過程。
任何一種藝術表現都講求的是不瘟不火,本篇倘能少一分火,就更好些。
*評審王渝:文字流暢,敘述明潔。
*評審周勻之:在防疫的恐懼下﹐畢竟生命還是重於一切。

           每年感恩節,我和先生都要到位於羅蘭崗的表妹家去吃火雞大餐,與親朋好友共度佳節。先生每次去都會帶一瓶傑克丹尼(Jack Daniel’s)威士忌,而我都是在小雅屋蛋糕房買一款精美的大蛋糕帶去。海外漂泊的年代裡,記不清有多少個感恩節之夜是在表妹家度過的。以至於每次感恩節首先想到的就是表妹家,想到那熱氣騰騰烤火雞、魚蝦蔬菜擺到餐桌上大展宏圖的時光。享用火雞和美味菜餚時,男人們推杯換盞,神采飛揚。女人們幾乎都對蛋糕情有獨鍾,爭飽口福,讚不絕口。特別是去年,我專門買了一款芝士蛋糕,大家對它格外喜歡,品嘗之後,唇齒留香,難以忘懷。

            今年的感恩節就完全不一樣了。入冬後第二波疫情迅猛到來之時,洛杉磯地區下了宵禁令。弄得我們無法與親朋好友共度良宵,更談不上赴火雞大餐了。雖是非常時期,想想節還是要過的。沒了呼朋喚友,自娛自樂還是要有的。先生和我決定今年放棄傳統美式火雞,改用中餐取代。於是我們動手包了白菜雞肉餡的餃子。中國人過節吃餃子再合適不過了。午餐吃完了餃子,我們意猶未盡,總覺得少了些什麼。前幾天,在微信上看見朋友的生日蛋糕,又勾起我對品味蛋糕的回憶,那幾款香甜各異的美味又讓我產生了去買蛋糕的衝動。先生聽到我的提議,覺得節日裡應該隨我的意,便開始發動汽車,準備出發。

           我倆在疫情期間是十分謹慎的,不進商店,不訪親拜友,所有食材和日用品都是網購,收到貨物我們都要嚴格消毒。因為保護好自己也會讓家人和社區變得更安全。但今天是感恩節,我們既不能與親友歡聚也不可能去電影院看一場像去年看的《中途島》那樣的美國大片,唯一能做的就是去我們居住的爾灣華人商業區逛逛。由於疫情,我家附近的那間小雅屋糕餅店倒閉了,門口貼著轉讓店鋪的告示。我們只好繼續前行,去離家20英哩外的大商場,我記得那裡還有一間小雅屋蛋糕房,希望它沒有倒閉,今天還能開門迎客。

            汽車馳騁在5號高速公路上,雖然天氣晴朗,但一直在刮風,而且是少見的強風。汽車是頂風前行,我能感到車身有些搖晃,便提醒先生開車要格外小心。一路上我異常期待與興奮,我渴望去繁華的商業區看看熱鬧,更渴望在那裡能買到我想吃的芝士蛋糕。

            終於到達目的地了。我趕緊戴上N95口罩和眼鏡,下車後看見那家糕餅店果然還開著,心裡別提多高興了。我興沖沖地走了進去。琳琅滿目的蛋糕和點心吸引著顧客們的眼球。我也終於發現了那款嚮往已久的芝士蛋糕。在決定買一個大的還是買一兩個小的時,我猶豫了幾分鐘,最後覺得一個大的實在吃不完,就買了兩小塊兒,花了六美元。

            提著裝有兩塊蛋糕的盒子,我小心翼翼地把它安放在汽車的後備箱裡。然後在先生的幫助下,用酒精消毒我的手和付款的信用卡,這才鑽進了汽車。汽車繞著商業區轉了一圈後直奔回家的路。

           坐在車裡不一會兒,我的心情突然變了,一種悲情在胸中奔湧。我在想:這兩塊兒蛋糕到底可不可以吃?它們出爐時一定是無污染的,可是在冷凍、儲藏、切割、包裝以致擺放在櫥窗裡,經歷了多長時間?經過了多少人的手?如果其中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問題都是致命的!可是今天我卻經不住蛋糕的誘惑出來冒險,吃蛋糕是解饞了,然而後果難以預料,這絕對不是一個理智的行為。因為它不像蔬菜和肉類食品,可以清洗消毒後在高溫下烹飪,我無法對買來的兩塊蛋糕消毒。想著想著,我眼淚汪汪,內心在掙扎。這時,手握方向盤的先生問我:買到蛋糕,你高興了吧?先生覺得我如願以償,他是欣慰和愜意的。而我哽咽著說不出話來。他的話語,更使我堅定了一個想法,回到家裡,就把兩塊蛋糕扔了吧!我不能冒險,雖然吃了蛋糕逞一時之快,可是它下肚之後的擔憂我是承受不起的!我萬一中招,先生也在所難免,那便是九死一生!決心已下,我的心安定下來了,這時我的眼淚終於痛快地流淌下來。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先生,他開始愣了一下,沉默了一會兒,他表示贊成我的想法,因為只要一次,一次的疏忽,就可鑄成大禍。

           回到家裡,我把兩塊精美的蛋糕擺在了廚房的台面上,端詳起來。看著蛋糕表面上鮮紅的草莓還帶著綠葉,心中的滋味難以言狀。我用手機拍下了一張照片。先生看見我在為蛋糕做告別儀式,怕我再傷心落淚,趕緊讓我離開廚房,說蛋糕的後事由他處理。 

           靜靜地坐在書房裡,我想到自己費盡周折得到的兩塊如此誘人的蛋糕,竟然被丟棄到垃圾桶裡。想到為了滿足口福,差點讓自己和家人處於危險之中。曾經被人們視為美食美物的蛋糕,在殘酷的疫情下面,也難免被拋棄的命運。這件事做的讓我覺得既對不起自己和家人,也對不起那兩塊精美的蛋糕。

           感恩節前的那個周末,我家就開始張燈結綵,先生專門網購了全新的裝飾燈。傍晚,彩燈齊放光芒,家的裡裡外外充滿了生氣。窗外的風越刮越大了,前院後院的樹木嘩啦啦作響,風的衝擊力使落地窗轟隆隆的震動,大自然演奏出了一首悲愴的交響曲。宅家九個月的我,儘管有那麼多的無奈與失望,但我還要滿懷希望地辭舊迎新;希望即將到來的一年,我們的生活變個樣。

        2020年終究是要過去的,但是我永遠忘不了這個感恩節;忘不了我丟棄的兩塊誘人的蛋糕,同時我也對在新冠疫情下受苦受難的人們掬一汪熱淚,希望所有的磨難能盡快煙消雲散。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