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過了早春二月,紐約又迎來春寒料峭、冷風撲面的三月。許多往事都選擇了章節裏的記憶,書寫著疫情留下的百感交集。行走在筆尖的文字,像故鄉黑土地萌動春綠的小草,帶著濃濃鄉情和心事,在春寒未盡的三月,向著湛藍湛藍的天空,傾訴冬日許許多多沒有敘完的故事……

 站在窗前,仰望不眠的星空,曾經多少留不住的細雨纏綿、柳綠桃紅,還有風中輕盈散落的雪花,都在三月匆匆腳步中,不知不覺地告別了一程又一程。深藏於三月的心事,彷彿聞到故鄉泥土散發出沁人心扉的氣息,那氣息融了北方青青翠柳,柔了三月朦朦細語。風輕輕搖曳不眠的窗櫺,心靜靜傾聽遠方故鄉的呼喚,那聲音就像夜空中劃過的流星,牽繫著遊子屢屢思鄉之情。此時,晚風早已把三月心事帶到家鄉盛京城腳下那條刻滿古老文化的老北市胡同。

 2013年中國農曆春節,我回到闊別7年的故鄉盛京(瀋陽)當時正趕上正月十五文化廟會,整個老北市場張燈結綵,人海如潮,熱鬧非凡,那裏的人們沉浸在一片節日氣氛中。記得小時候大人們常提起老北市就是一個雜巴地兒,尤其在上世紀三十年代,這裏的洋行、戲院、摔跤場、妓院、烟館、賭場比比皆是,特別是大烟館坑害了多少人中國人?拆散了多少原本安穩的家庭?那時中國人被稱爲“東亞病夫”,飽受著侵略者欺壓和奴役,就在老北市巴掌大的世界裏留下數不盡的創傷,演繹著那個年代説不完的舊事。另外,這裏除了太平寺、實勝寺、保靈寺、關帝廟以外,還有十間供修建寺廟木瓦匠栖息的簡易房,人稱“十間房”。如今,老北市修復了很多古舊建築,體現了當地傳統文化特色,已經形成一個文化、商業等繁華的空中、地面、地下立體老北市。

 我隨著人群在大廳遊逛,各種具有文化特色的攤位展現在眼前。如剪紙、木偶、檀香挂件、文房四寶、曲藝、雜耍、玉鐲等手工藝品,還有各種特色風味小吃,讓人目不睱接。轉過一個彎,突然看到一個擺放泥塑的攤位,疾步上前觀看,眼睛被一尊尊形態各異的男男女女雕塑泥人吸引。攤位上擺放的有扛著一束“冰糖葫蘆”叫賣的老漢,有闖關東裹著小脚開懷大笑的老倆口。在攤位左下角擺放一尊身材魁梧的彪型大漢,他兩脚踏地,二目圓睜,將一塊磨盤高高舉過頭頂,好一個北方大漢錚錚鐵骨豪氣,家鄉的泥人雕塑藝術真是令人叫好。特別吸引我的是一尊磨剪刀的雕塑,那個男人頭上帶著狗皮帽子,身穿普通粗布衣服,腰裏扎著圍裙,一條長板凳壓在厚肩墊的肩上。兩隻戴著棉手悶子的手,一隻手扶著肩上長凳子,另一隻手彎曲著放在嘴的上方,兩隻大脚板平穩地一邊走一邊吆喝著。頃刻間,我彷彿回到了童年,看到在漫天風雪裏走街串巷的磨刀人,聽到那塵封已久而又熟悉的聲音“磨剪子來,鏘菜刀!”,那清脆的喊聲回蕩在大街小巷上空……

 轉眼幾十年過去,身居海外的遊子無法將落葉歸根的渴望抹去,故鄉割捨不下的情絲,纏繞無奈的心緒。殘冬留下的傷楚,糾結著繾綣往事,三月的心事,一次次承載著世紀風雲,走過瀟瀟風雨艱程。雖然,疫情擾亂著人們平靜的身心,但往日催人淚下的動人情懷,還有故鄉親人遙遠的牽掛,便在“春來三月香風送”的時節,填充日子裏空蕩的心境,溫暖期待已久的生活。那一刻,我感到關不住的心事,早已萌發在春雨潤如酥的三月。 此刻,我再也不想與三月擦肩而過,多想揮手告別春寒瑟瑟的日子,讓春風梳去心緒殘留的一縷憂絲,把三月心事就像那舉起磨盤的泥塑人一樣高高舉起,讓它在沙沙細雨中浸濕驚蟄的夢,讓無法忘卻的記憶伴著三月悠悠鄉愁,攜一路花香,含一路歡笑,將心事裏那份溫馨和鄉愁,放飛在清晨陽光明媚的天空,讓明天活得更輕鬆、簡約、精彩。

(冬雪,本名趙汝鐸,詩人、作家、畫家、文學院士。曾出版詩集、小說及教育論文等七部著作,作品散見報刊雜誌並多次獲獎。2018年3月榮獲「世界華人文學、藝術精英獎」和「文化交流傑出貢獻獎」。同年10月獲中馬文學藝術研究院《南洋詩經台》頒發的「中國國際文藝家終身成就獎」。2019年詩作入選世界作協《世界漢語文學大觀》、詩集《等你》榮獲海外華文著述獎佳作獎。)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